来自 文化 2019-03-25 23:56 的文章

到东京大学本乡校园

  放弃备受尊敬的社会地位和令人羡慕的丰厚高薪,去研究转瞬即逝的灿烂烟花,真有点宇宙人的感觉。

  请品尝。祝福孩子将来取得更大的成功……看着用巧克力书写的“祝贺”二字,眼睛湿润了。

  同样是做家教或在塾当讲师助教,现役学生的小时工资往往高于浪人学生。有的家庭在选择家庭教师时会强调只要“现役生”,等等,这是日本社会约定俗成的规定,没什么好解释的。

  经过N个浪,终于考上东大医学部的学生不在少数。故东大医学部的学生之间有个不成文的约定,为避免尴尬,很少谈及年龄,与性别无关。

  坊间流行的说法是,东京大学医学部只有外星人才能进得去。东京大学每年招收3000多名学生,医学部只招100名。

  当两支队伍汇合到中央处,鼓声如雨点般密集起来。“咚”,随着最后一个鼓点落下,队员们大吼一声(没听清他们喊什么)

  “现役”指应届生,“浪人”指复读生。“浪”字前面加数字,比如二浪,指的是复读两年后考上大学。

  ,迅速从揭示板前撤退,为考生和家长们让路。“啊!妈妈,我考上了!”、“这里这里,找到你的考号啦!”……顷刻间,男女老幼的欢呼声此起彼伏。当然,也有人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

  上最后一道甜品之前,风度翩翩的店长来到桌前,深鞠一躬,说,您们一家在喜悦幸福的时刻光临本店,是我们的荣幸。这道甜点是所有员工的一点心意,

  走出人群,站到一处高台上,一边拍照,一边欣赏。过了一会儿,身旁来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,手里握着已少有人用的胶卷相机。

  媒体记者们肩扛“长枪大炮”,捕捉着一个又一个激动人心的场面,各大电视台争相在黄金新闻档和综合节目中报道这一盛况。

 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,指点着说,你看,这是我孙子的名字和考号,另一个考号是他同学的,这孩子平时成绩很不错,可惜落榜了……

  

到东京大学本乡校园

  ,为首的队员喊起口令:一二三。话音刚落,其他队员扯胳膊拽腿地把考生抛向空中。这就是传说中的“胴上げ”

  :15,鼓声响起。橄榄球部和少林拳部的队员们喊着响亮的口号,迈着整齐的步伐,分别从两端向揭示板中央挺进,家长和考生们紧随其后,没有加塞也没有拥挤,井然有序地前行。走在队列里,情不自禁地热血沸腾。置身于如此强大的气场里,担心记忆会被清零。

  一个A加五个数字,代表着一位即将走入赤门的佼佼者。白纸黑字,低调的不能再低调。

  回到揭示板前,逮到喜笑颜开的帅哥或美女劈头就问,考上了吧。抬你,OK?得到

  萍水相逢的日本老人,像邻居唠家常一样,分享着彼此的喜悦和快乐。这经历,千载难逢。东大学姐啦啦队劲舞助兴

  对大多数考生和家长来说,到东京大学本乡校园,亲身感受金榜题名的幸福喜悦和激动,是终生难忘的经历。当然,也有意料之外的失望和沮丧……

  东大发榜式,翻出当年拍的照片,回忆下。在一栋教学大楼前的通道上,合格者考号早已张贴在长达百余米的揭示板上。揭示板两端由大学生橄榄球和少林拳俱乐部队员把守,未到时间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

  见他行动有点不灵便,我善意地提醒他注意安全。老人家先是鞠躬道谢,然后笑眯眯地说,哎呀,真是太高兴了!我的孙子考上了。儿子一家住在大阪,为了在第一时间知道消息,我替他们来看,这不,刚打完报喜的电话,再拍几张纪念照片。你的孩子也合格了吧,祝贺啊。

  ,被店家细腻周到的精品服务戳中泪点。原来,女服务员得知我们是为庆祝孩子考上东大而来,便报告了店长。